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东资讯 > 广东社会民生

香港人:当我遇上中港人民矛盾

   2016-08-30  

每星期有六天要往来深港,所以,这种事碰不上才怪。归根究底,就以见报的或网上报导的,两方都应该各打三十大板,以我观点 : (这只是在这些案例所见,不包括所有人)


港方
1. 太自以为是,喜欢站在道德高台去批判他人行为,缺乏认知和包容
2. 喜欢以执法者自居,其实他们只有告发的权力
3. 言语间侮辱对方口音,甚至叫人滚回去,而他们也没这权力


中方
1. 缺乏入门问禁,入乡随俗意识,人同是中国人,但文化背景差异是存在
2. 太着重面子,批评不管是善意或恶意,必实时发煽
3. 不尊重白话文化,到香港,有君临天下,宣示主权意识


我本人就亲身碰过三起,就说说我处理的方法和经过,也有阴损,但对付恶人,是有奇效。

1. 某晚八点左右来到红火车站,钱包内只有500的现钞,不能在自动充值机充八达通,就走到票务处(别问我为什么不去7-11,可能脑进了水),当时已有大约八个人在排队,很快又有四个排在我背后,突然有两个师奶拖着手拖箱插在我前面,我当然不干,后面的也闹起来,那两师奶突然大叫非礼。很多人当时会吃惊,但我却乐了,横竖第二天休假,今晚就陪你俩玩玩。很快大堂上的阿Sir跑了过来,问了那师奶及我们几人,知道没非礼这回事,就说要带走两师奶,看过视频监控,证实有插队行为,将会起诉。我实时说 : 阿Sir,等等!我要起诉她们诬告非礼!阿Sir无奈也把我带回警察室,而那两个师奶开始慌了。看过视频,那师奶们每人罚款500,不服就安排上庭。警察叔叔把我拉一旁,叫我不要press charges,算了吧。我说我也只想吓吓她们而已。不过,放过她们可以,但你应承我,在罗湖尾班车开出前10分钟才放她们走。

2. 第二起就非常阴损。当时我是住在福田口岸对面的海悦华城,深夜经常会去附近某茶厅吃夜宵,从而认识了一个在口岸当值的公安,我称呼他山东,非常健谈的一个山东小伙子,从小在深圳长大,能说一口非常流利的白话。这晚八点多回到口岸,检查行李十分严格,大小包包一律都要过机,故此排到差不多三分钟才轮到我,说时迟,那时快,后面冲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把手拉车放在我将过机的包包前,我实时抽起她的手拉车,向后甩去很远,后面排队的也开始骂她,我只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儿子走回头去收回手拉车。我什么也没管,只听到很多对骂声,当然,她骂我的也肯定少不了。我给山东打电话,问他在哪?他说就在口岸外,我告诉他我正下来,同时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一会我点出那母子,就连人带车带回口岸派出所,理由你自己找。结果,那两母子在派出所坐了两个小时。

3. 第三次发生在罗湖准备开出的港铁车厢内,当年售票大堂有一小店有售卖咖哩鱼蛋。这天进车厢后,对面坐着四个平头男人,各捧着一袋咖哩鱼蛋在吃,吃完就随手将胶袋掉座椅下,咖哩汁流到四处都是。我实时跑到对讲机对驾驶员报导,当列车到达上水站,就来了两个港铁职员,拍照后,把四个平头大汉带出站台。

结论 : 不管你是港人或是国内同胞,遇上冲突,别把自己推向浪尖,应实时向相关部门求助,好汉不吃眼前亏。遇上黑店,交涉未果,别在店内争吵,离店后报警求助,看它甚做生意?最后,记紧,记紧,千万别动手,还手也不可以,香港法律不同,打架是刑事罪行,起诉方是律政处,没有庭外和解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