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粤语 > 粤语档案

广西南宁粤语文化在灭亡,广州当自强

   2011-09-17  

引言――南宁的粤语文化正在走向灭亡,成为传统文化沉沦最大的殇痛。谨以此文,来警醒所有处于粤语文化圈的朋友,要注意爱护自己母语,保护自己传统文化,从我做起。广西东部南部和广东一样,是粤语语系地区,但在政府、社会等多重因素扼杀下,不少地方粤语已经衰落乃至几乎消失了,愿广州以及广东不要重蹈覆撤。  



序言  

     自从1994年离开广西南宁到广州,算来已十余年,期间甚少回南宁。2006年春节,为我7年来首次回南宁,南宁城市面貌固然变化甚大,但传统粤语(白话)文化也在严重蜕变。

     方言(母语)是一个地方传统文化最重要的载体,母语的消亡,这个地方的历史传统文化就“走向沙漠”,变成文化传统灭失的地方,南宁正在朝这个方向“迈进”。今天的南宁人,好像基本上忘记了自己本质的传统文化,连历史上南宁实际上一直属于岭南文化圈、属于粤文化范围这一点都快遗忘了。现在的南宁,市井里,公司单位里,公共场合,家庭里,本土母语南宁白话(粤语语系)在迅速消失,代替的是遍地南宁式普通话。  

     我觉得,推广普通话确有必要,可以使全国人民更好地沟通,但南宁人在推普的同时却走向极端,极度不尊重自己的母语――南宁粤语,以至于粤语生存空间日益减少:大人讲“普通话”式粤语, 12岁以下小孩日常基本上不说粤语,大部分已经不会说了,往日亲切温情的南宁粤语正在变成“频危传统文化”……,如果粤语消失了,没有了母语这个传统文化最本质的载体,南宁还是南宁吗?  




一、  20年来南宁本地粤语文化快速变迁现象  

     我并非土生土长的南宁人,但对南宁有着深厚感情。记忆中,1984年全家由广西钦州迁来南宁,我正读初三,那个时候,感觉南宁和钦州差不多,都是比较典型讲白话(粤语)的城市,只是普通话的语言气氛比钦州好。但20多年来,南宁粤语文化衰落之快,实在出人意料。今日的南宁,似乎满城大人小孩都在讲腔调怪异的普通话,能讲原汁原味的南宁粤语的人越来越少,似乎再也不是我曾经熟悉的那个城市。  

     离开南宁十多年了,我自己感觉变化不大,因为我还未升级,而我的同辈亲友都基本上早就晋升为父亲或母亲了,他们的“变化”当然比我大得多。十多年来,南宁的变化也很大,除了城市建设变化大外,语言环境变化也非常大。亲戚朋友本人还会讲粤语,但其子女居然全部都不会讲粤语,都要用所谓的普通话和我问好,我可以回应,但很不自在,完全没有亲切的感觉了。此次回南宁,周边的语言环境真是令到我很压抑,以下片段可见一斑:  


1、南宁的男孩女孩恋爱结婚后几乎都转为讲普通话,小孩没几个人会说粤语  

     在南宁,存在一个奇怪的现象,二个本地的男孩女孩在一起到结婚,双方几乎100%变成讲普通话,好像讲粤语不够文雅似的,尽管双方家庭的母语都是粤语。于是,出生的小孩也处于普通话成长的氛围中,基本上一句粤语都不会讲,而整个家庭的长辈都是讲粤语的,都要迁就小孩讲普通话,真是好笑。例如,我4岁的侄子一句粤语也不会说,我堂弟和堂嫂母语其实是粤语,但两人之间沟通却是用普通话,教小孩当然也是用普通话,其祖母也只得用“臭青”的国语来跟我侄子沟通,也难怪我侄子不会讲粤语。这样的例子南宁到处都是。我想:莫非两公婆使用粤语会不恩爱吗?这乃南宁一大“特色”也。  


2、 公共场合对推广普通话的理解近乎偏激固执  

     南宁所有公共场合,宾馆、餐馆、商店等等,服务员全都讲普通话,其实南宁的流动人口和外省人士不算多。尽管我和他们讲粤语,他们会听也会讲,但就是偏偏和你讲普通话。有次我忍不住问一位服务员为何讲用粤语,她居然说“政府说要大家都讲普通话”......。  

     天哪,南宁人真是可爱!推广普通话是这样的理解吗?推广普通话是为了和全国人民沟通交流,不是要强制性禁止使用自己母语,和自己本土人讲粤语不亲切一些吗?我走过了全国不少地方,还没有一个地方会象南宁人那样对待自己的母语!  

     其实,普通话究其本质只是一种交流的工具,无须提升到道德与素质的高度,甚至与国家前途、民族兴衰挂上钩。照这些服务员这样说,如果港澳同胞来访,人家对普通话听得不太明白,也要固执地用普通话沟通么?其实讲粤语,以示尊重港澳同胞,拉近距离,又沟通得比较好,何必一味地讲普通话呢?所以,对本地同胞更没有必要固执地使用普通话啦!  


3、长期的语言环境因素,老同学居然连自己的母语――粤语都讲得“唔正”了  

     南宁所有的学校机关单位公司企业里,基本上粤语的生存环境都没有了,尽管其中绝大部分人其实原来是讲粤语的。由于这样,不少人单位、甚至家里都讲普通话,以至于讲自己的母语――粤语都不流利了。今年春节,我几个多未见的老同学,在聚会喝茶时,他们居然有这样的感觉“讲白话都唔顺了,听仲识听。。。”,“讲白话唔识精确甘表达一嘀”。是粤语真的不能精确表达意思吗?我看决不是,是长期惯于使用普通话,忽视自己的母语,致使自己母语用起来都不自如了,对此,我只能叹息。  


5、 南宁式普通话横空出世  

     和我同龄或者年轻的女孩普遍喜欢讲普通话,好像讲粤语不够文雅,尽管和家里是讲粤语的;有时两个男人之间,明明母语是粤语,但偏偏喜欢讲腔调怪异的普通话;形形色色各类人等,好像也都以讲普通话为荣,街头巷尾逐渐演变为南宁式普通话。我难以理解,象在广州,只要知道彼此是广州人,100%讲粤语,难怪,广州人以自己的传统文化为荣,而南宁人却一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传统文化,因为南宁从来就不珍惜和不尊重自己最本质的传统文化载体――粤语。  


6、 电视、电台等广播基本上禁止使用粤语,在生活中已经严重缺乏可参照的母语环境  

     在九十年代中期前,广西乃至南宁的广播电视还有不少节目使用粤语,但现在几乎已经绝迹。据说1996年一纸命令下来,影视媒体全部禁止粤语!于是,南宁人在影视媒体方面更没有了可参照的母语环境。天哪,影视文化广播使用粤语(粤语)违反国家法律吗?粤语是汉语除普通话之外影响力最大的方言啊,是港澳地区的官方语言,广东的南方卫视推出的粤语广播覆盖了全世界华人地区,但为何在南宁遭到禁播的命运呢?  

     至少在90年代初前,南宁粤语文化气氛风味浓郁,远非今天这样的,这一点,我感觉很深,但现在的南宁人怎么啦?  

     南宁现在的语言环境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十年后,南宁再无粤语可言,本地人之间都不得不用普通话沟通,因为身边太多的人不会讲和听粤语,新生一代的人更不会讲粤语,不知道南宁曾经是岭南文化范围内的城市,不知道南宁曾经是一个讲粤语的、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地方。。。。  


二、  邕文化与粤文化一脉相承  

     方言可谓地方历史文化最重要的载体,从方言可以了解到一个地方丰富的民间传统文化。南宁(简称邕)粤语为粤语语系的方言之一,历史上,粤语起源于中原,是古代历代中原人士南下带来的语言,故粤语实际上是流传至今的古汉语,其保留了古汉语的发音特点。普通话则是以北京话为基础建立的国语,实际上是北京方言。  

     粤语为汉语中第一大方言,在世界上影响力仅次于汉语普通话,其使用的广泛程度早就超出了国界。粤语流行于广东、广西大部分地区、香港、澳门地区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靠近我国边境的地区,分布世界各地的数千万海外侨胞中,使用粤语者所占的比例最多。  

     虽然各地所讲的粤语发音有些差别,但沟通起来问题不大。粤语语系中,以广州话为标准粤语,有一整套标准发音体系及相配合的文字。广州2000多年来,作为中国的对外贸易的一大港口,粤语文化也在世界上广为传播。曾在近期媒体报道中,有两个报道:  

     1、遇险的越南船民不懂普通话、英语,但能讲粤语;  

     2、加拿大总督就人头税事件用粤语向华人道歉等。  

     由此可见粤语影响力之大。曾经,在外国人心目中,粤语就是汉语的代名词。  

     曾有这样的历史典故:1911年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的统治,建立中华民国,因当时的国会议员中粤籍占多数,粤语差点就确立为中国的国语,是孙中山从大局出发,说服了大部分粤籍的议员,把北京话定为国语。  

     南宁地区乃至广西南部、中部、东部等广大地区(百色、南宁、钦廉、北海、凭祥、贺州、崇左、梧州、玉林等地区),都属于粤语语系区。这些地区占广西面积近半,人口占广西一半以上,本质上属岭南文化的范围,气候、语言、饮食、风俗、传统和广东相似。  

     南宁白话属粤语语系中的邕浔粤语,语音与钦廉一带粤语接近,主要流行于邕江、浔江两岸交通便利的城镇,如南宁市及邕宁县、崇左县、宁明县、横县、平南县等县城以及柳州市部分地区,以南宁粤语为代表。虽然南宁粤语语音方面和标准粤语(广州话)有些差别,但和广东讲粤语的人士沟通基本上没问题的。可以说,南宁(邕)传统文化和广东(粤)一脉相承,同一渊源,语言便是一个例证。  

     粤语语系虽然多分支,但正是最自然最本质地表现中国多元文化的根基的一个例证,一方地域的文化是自己一方水土独特的创造。  

     方言不愧为本土一笔巨大的历史文化财富,是社会生活链中的一个重要方面,例如粤语,就是广大粤文化地区的传统文化载体。丰富多彩的方言反映了丰富多彩的世界,本地方言的消亡,就意味独有的地域文化的载体和重要组成部分的永远丧失,无法复原。  


三、社会环境因素使南宁代表性的地方文化载体――南宁粤语遭到了严重的摧残  

     作为一种有重要历史文化意义的地方语言――属于粤语语系邕浔粤语的南宁粤语,在南宁却遭到了人为的严重的摧残。  

     广西上层及各主流媒体在不断宣传打造广西文化,对外文化交流,这本是好事。但是,所提及的“广西文化特色”除了壮文化之外就是刘三姐,从未提及人口占大多数岭南文化和粤文化,好像广西文化除了壮文化和刘三姐就没有其他了,严重漠视了占人口大多数的汉族文化:广西占人口大部分的汉族人口,包括粤语语系区和西北桂柳官话区的广大汉族人口,好像都没有自己的传统文化,本地人也很少知道南宁粤语的文化渊源。在这样的社会舆论环境中,当然普通话的推广就得到“异常”的重视,南宁粤语乃至广西各地粤语、其余地区方言自然受到了较严重的歧视。  

     调查资料:2005年全自治区常住人口中,汉族人口为2861万人,占61.46%;各少数民族人口为1794万人,占38.54%,其中壮族人口为1518万人,占少数民族人口总数的84.57%,占常住人口的32.60%  

     在南宁的幼儿园、小学、中学乃至大学里,在社会环境的影响下,无论师生,在沟通时好像只有讲普通话才是文明的,讲本地粤语是市井的、庸俗的、后进的,在这样的语言环境中,由此导致新生的一代能讲粤语的越来越少。  

     单位里公司里,也因为社会环境的影响,好像只有使用普通话才能代表有文化,代表上进,于是不管公事私事,一律普通话,于是使用南宁粤语在单位公司的环境里竟然变成了罕见的现象。  

     公共服务场合更不必说,“讲普通话,做文明人”的宣传标语牌,误导公众可谓深远(照这样说,讲一切方言都不文明了?)。民众也“响应”政府号召,坚持讲普通话不改口,尽管沟通双方的母语都是粤语。  

     家庭里、亲戚间,粤语也渐渐消失,“识听毋识讲粤语”的人士越来越多,所讲粤语也都渐渐变成普通话式粤语了。  

     随着南宁逐渐取消了取消本地电视台粤语节目,取消广东香港粤语电视台转播,取消粤语广播等等,使到民众在媒体广播方面也没有了可以借鉴的语言环境。。。。。。  

     以上所有的一切,导致了今天南宁粤语岌岌可危的生存环境!  


四、现在的南宁从意识形态上越来越脱离了自己真正的传统文化,整体上已经迷失了自己的传统文化  

      少数民族固然要尊重,建设有特色的少数民族文化也没有错,但不要忽视的是广西全省人口60%以上仍然是汉族,少数民族文化只能代表广西地区文化的一部分,而南宁真正核心的传统文化其实是岭南文化――粤文化。  

     正是这种片面注重少数民族文化的基调中,在外来移民、少数民族的融合中,岭南文化退化了,岭南文化的痕迹越来越少,南宁本土粤语快消失了,自己的主流本质文化传统都消失了,试问这样怎么可以建设文化大市呢!  

     如果南宁不提出建设岭南文化、粤文化,就根本没有核心文化可言!  

     现在在国内,和外省人士讲起南宁,有多少人知道其文化特色呢?对南宁有什么印象呢?难道南宁真的是少数民族地区吗?其实在南宁城区,少数民族居民的风俗习惯已和汉族人无异;是“绿城”吗?国内绿城多的是,并非只有南宁独有,这一点就连南宁人自己都讲不清楚,何况其他地方的人!  

     如果和国内其他人士讲起广州,大家都津津乐道其粤语、粤菜、粤剧等浓厚的岭南文化特点,令人印象深刻。殊不知,南宁原来的传统文化也属岭南文化的范围啊!南宁原来也讲粤语(白话),也有粤剧、粤菜等这些东西的,但政府,媒体都不提出建设岭南文化的主调,讲起建设文化广西,只片面强调“广西(包括南宁)最具竞争力的文化特色是以壮文化为代表的民族文化。。。”,对历史浓厚的岭南粤文化只字不提。  

     所以,南宁从政府到社会气氛没有真正把握自己的文化传统,南宁民众越来越迷失和忽视自己的传统,城市形象在国内人士的眼中也并不因强调少数民族文化而觉得有特色有文化内涵,反而让人感觉模糊不清。  

     所以,所以本土南宁人自己也迷糊了,新生的一代,更成为了传统文化迷失的一代,我听着他们对本土母语――南宁白话如此陌生的感受,我觉得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悲哀。  


五、香港和澳门人值得我们尊重,因为他们虽然历经百年殖民统治,自己本土粤文化仍然保持得很好  

     香港和澳门地区,分别受英国、葡萄牙殖民统治百年以上,虽然在文化上中西结合,但本质上仍然属于粤文化,港澳地区都致力于维护粤语粤文化的地位,其主流及官方语言仍然是粤语,并不因殖民统治百年而被同化,全部讲英语或葡语,这一点值得我们尊敬。相比之下如印度,数百年来的殖民统治,现在英语已成为主流语言,印度语成了“二等公民”,虽然对融入国际社会大有裨益,但母语的衰落和消亡,绝对是文化精神永远的殇痛!  

南宁人,难道不从中认真思考下吗?推广普通话没有错,但为什么如此漠视自己的母语――南宁粤语呢?如果不尊重自己的母语――传统文化的载体,也被其他地方的人所不尊重!  


六、广州人有令人自豪的浓厚传统,令人津津乐道,南宁有什么?  

     广州人自豪,固然有经济发达原因,但更因为其独有之浓郁岭南文化,尽管现在也遇到一些不利因素,但仍然有强大的生命力,因为广州人热爱自己的文化传统,包括粤语、粤菜、粤剧等等,主动维护自己的母语文化。  

     广州人在热爱传统的同时,同样也开放及容纳其他文化。例如,因为外来人口的增多,经济文化的交流,也从容对待外来人口的风俗习惯,乐于学习使用普通话,大多数广州人的普通话水平早已今昔非比。依我多年在广州的生活体验看来,广州人讲的普通话比南宁式普通话要标准好听多了,没有那种怪异的腔调;与此同时,不少外来人口也乐于融入广州的传统文化,学习粤语和粤文化。  

     文化决定竞争力,南宁的传统文化本来就是岭南粤文化的一个分支,但种种原因和人为的摧残,使传统文化的代表――母语面临着生存的严重危机,如果代表传统文化的主体方言都消失了,还谈什么建设文化大市,文化广西,相信最终被人耻笑,这一点,难道不值得南宁人醒悟吗?  

     广州1999年提出“一年一小变,三年一中变,五年一大变”的建设口号后,南宁也仿效提出同样的口号;当2004年广州某楼盘提出“荷塘月色”的广告创意,南宁一楼盘也照搬此创意。学习本是好事,但是有没有学习到广州人那种热爱自己传统文化的精神呢?  


七、文化和经济的关联―为何不和广东共同尊崇岭南文化呢?  

     其实,文化和经济也是相关联的,主流传统文化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经济发展的方向。就现在的实际情况看,南宁的经济实力和国内先进地区相比差距还不小,但南宁(广西)只是片面提出打造少数民族文化,大力发展旅游业,加强和东盟的经贸发展等等,而相对忽视了毗邻广东这个巨大的优势,漠视了两广文化同一渊源的事实。  

粤港澳的经济发达,港澳在广东的投资最多,除了地理位置原因外,也因为三者有共同的文化传统,都是粤语文化圈。  

     如果提出传统主流文化为岭南文化(粤文化)的定位,尊重粤语文化传统,这样,就可以真正取得和广东的文化趋同,加强经济文化的交流,拉近本来就近的距离,吸引更多的粤港澳投资,广泛合作,而不是主要靠和东盟的经贸来发展经济。粤港澳整个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实力,远比东盟强大。只可惜种种原因,无论是在传统文化的趋同感乃至交通、经济文化的来往,粤桂两省远没有以前“两广一家”的亲呢感了,令人遗憾不已。  


八、  南宁人与广州人对传统文化意识对比  

     广州人坚决捍卫自己的粤文化;南宁人连传统文化的意识都冷漠了,只能被人同化  

     我可以说是一个南宁籍广州人吧,感觉广州人(广东人)和南宁人的骨质大不同。广州人对于自己传统文化的意识很坚决,去到哪里都很鲜明,保持自己独有的风俗语言习惯,彼此间肯定是讲粤语的。  

     但南宁人去到哪里,只会被人同化,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本质上有什么文化传统。这点,当然是南宁的社会风气和舆论引导造成的,政府来来去去都只是围绕着建设少数民族地区特色的口号,但人口占绝大多数的汉族人口心里并不是很认同,所以自己就对自己城市的文化传统及定位也是模糊的,所以只能被人同化。  

南宁人去到外面,不觉得自己的城市有什么特色,似乎也不注重自己的粤语文化,于是彼此间、子女都讲普通话,成了遗忘自己是南宁人的一代。我有时都无法理解为什么南宁人为何会这样漠视自己的母语和自己的文化根源!  

     南宁人总体上普通话表达方式很奇怪,习惯把粤语带入普通话,讲南宁式国语,非常有“特色”,一听就知道是南宁人,粤语已经是辅助语言。不象广州人,开放性好,包容性好,本土广州大部分人国语已讲得比较流利,粤语当然更能保持原汁原味。  

     缺乏核心传统文化的城市永远被人看不起,当南宁人的母语――粤语消失了,也就真的成为文化沙漠了。  


九、南宁粤语消失,成为不可复原的历史文化遗产,传统文化犹如空壳,  

     目前的南宁粤语的生存状况本地民众有谁意识到呢,现在,公共场合、单位里、商业场所、学校里等等,已经几乎没有粤语的环境。小时候的初中同学居然在周围普通话的环境中,连粤语都讲得不太流利了。我想,不用10年,5年后再回南宁,已经不会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的感觉,而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邻遍地无乡音”,这实在是太令人感到悲哀了!  

     方言(母语)是一定地区人民的交际工具和思维工具,是和一定地区的地域文化相深层联系的。因此,跟民族语言一样,一种方言的消亡,就意味着当地人民世代相传的那种交际和思维工具的永远丧失,就意味着当地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的那种载体和重要组成部分的永远丧失,也意味着人类语言文化的多样性受到严重的破坏,相关戏剧、民谣等特色文化也会消失,南宁正朝这个方向发展!  


十、南宁人要重新审视自己的核心传统文化  

     方言是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就连联合国文教组织都要提出保护世界上一些频临灭绝的语言。  

     推广普通话,但也要尊重自己的母语――白话(粤语),认识其内在的历史人文价值,人为地在社会上采取禁止粤语文化传播的措施,是对传统文化粗暴的打压。  

     南宁应该重新开放粤语广播、电视,重新在影视引入粤语(粤语)文化,媒体应正确引导民众认识自己的传统文化所在,让多元化多民族的传统文化共存,百家争鸣,才能形成良好的文化氛围。大家要尊重爱护粤语这个语言工具,政府或者民间扩大和广东在岭南粤文化等方面的交流,这样必定更加会拉近和广东本来就近的距离,促进南宁的旅游、文化产业的发展。  

     小孩子一出生应该先教其讲母语――粤语,作为继承传统的基础教育。因为普通话在幼儿园开始就已经大力学习的,根本不必担心教其讲粤语而讲不好普通话,到小孩三岁后再教其讲普通话也不迟。只要有了语言环境,小孩学语言会很快的。我们70年代出生的人很多小时候根本没有学普通话,不少人到了7岁才开始学普通话,现在有那个人不会讲普通话?现在担心的反而是小孩从小讲普通话,到大了缺乏语言环境而继承不了父母的母语!  

     在幼儿园开展国语教育和甚至英语教育没有错,前提是必须保障他们同时受到了充分的母语教育、得到了符合联合国标准的语言权待遇。其实,从国家层面来说,我国政府既然已经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相关文本上签字,地方政府就必须承担起贯彻这些精神的责任。  

     所以,在文化教育中,也不妨进行有关的乡土教学(如介绍当地方言概况,分析当地方言里的俗语、谚语、歇后语等),等等,让青少年感悟感受自己的母语文化。  


十一、热爱母语才是真正的爱国  

     母语对任何人都至关重要,它本来是最能随心所欲使用的语言,同时还承载着本土丰富的传统文化。爱母语才是热爱本土,才是真正爱国!  

     保护和发展语言文化的多样性,已经成为联合国和世界各国、各地区普遍重视的问题。我国要建设成为一个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各民族各地区和睦相处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必须紧跟世界步伐,在保护和发展人类语言文化的多样性方面作出我们特有的贡献,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各种语言是平等的,没有阶级性的。中华闻名自古以来根深叶茂博大精深,就是因为中华民族拥有多元语言、多样文化。方言是最自然最本质地表现中国多元文化的根基。一方地域的文化是自己一方水土独特的创造,是对人类多元文化的一己贡献。  

     我们一直以来推广普通话无疑有其历史意义,但是今天似乎已经到了保护自己母语的时候了。  

     广州、上海等地,民间已经不少人已开始意识到只片面推广普通话带来本地方言严重受侵蚀的后果,不断在呼吁保护和尊重传统文化。南宁人呢,现在已经到了南宁粤语生死存亡的时候,怎么办?  


十二、 尊重母语和推广普通话根本不矛盾  

     我始终觉得,尊重母语和推广普通话完全没有矛盾。  

     欧美很多国家,都是多种语言并存。美国除了英语为官方语言外,西班牙语,法语在局部地区很流行;在加拿大,英语、法语都是官方语言;瑞士、比利时、奥地利等国家,日常同时能熟练使用的语言多达三种以上,每种语言都得到尊重。  

     欧美国家如此,各地汉语方言和汉语普通话(国语)就更能共存,在不同场合应显示其使用价值。其实,在方言地区,如果不同场合两种语言经常轮换使用,因有两种语言对照鲜明,反而会使普通话表达得更好更清晰,广州人就是例证。另外,能够掌握两种语言,灵活转换,对思维的拓展也大有好处。目前,对于母语能力严重丧失的南宁人来说,首先我们成年人要恢复自己的母语能力,然后传授给自己的下一代,这好像有一点点“难度”,但只要本着尊重自己的母语的意识,多沟通,一定可以恢复原来南宁粤语亲切的感觉。  

     政府、社会舆论,要重新审视自己的核心文化定位――岭南文化,这样,才能使南宁变成一个有主题核心文化,但又容纳少数民族文化内涵丰富的城市。  

     提倡岭南文化的定位,重塑南宁浓郁的岭南文化氛围。尊重粤语,学习粤语的历史渊源,这和推普根本上是不矛盾的!  

     广州的公共汽车和地铁上,广深线列车上,播送各种通知基本上同时用三种语言:普通话、粤话和英语,这体现了人性化的服务,也表现了尊重母语的意识,这对建设和谐社会是有好处的,南宁在这方面真的要多向广州学习了。  


十三、应该怎样爱护尊重自己的母语?  

     我想,所有南宁人都要有一点点历史责任感,应该要意识到南宁白话(粤语语系)这种方言消失了,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们将会是有史以来最苍白的一代南宁人,比“文化大革命”过的那一代,更加苍白。  

     所以记住,每一位南宁人,合适场合请多和家人、朋友大大方方多使用粤语。  

     在孩子出生开始,应先教子女讲粤语,普通话作为国语肯定人人都要学习的,根本不必担心以后不会说普通话,我们这代人就是例证。要学普通话,以后有的是机会,学校、影视广播环境、和人交往等等,都可以为小孩提供普通话环境,但母语必须在小孩刚学语言时就教他,否则有可能这辈子都学不好了。  

我想,大家应该让自己的后代流利地使用自己的母语――粤语,领略粤语(粤语)文化的乐趣,和父母一起看粤语电视电影,一起听耳熟能详的粤语歌,甚至观赏粤剧等,共同分享我们彼此成长过来所受的文化的熏陶。要让孩子们深刻了解南宁是具有典型岭南文化的城市,一个讲粤语的城市,而不是现在好象北方一样氛围、没有自己南方核心传统特色的城市!  

     在此,我要动员所有父母行动起来,把自己频临丢失的粤语捡回来,让子子孙孙传下去。  

     外来人口在南宁生活工作,应该热爱南宁这个地方,应提倡入乡随俗,提高培养自己认同本地方言的情感和素质。  


     愿所有粤语语系的朋友,虽然有各地不同口音,但不要相互取笑,应该相互尊重。我们尊广州话为标准粤语,为粤语语系的普通话,也互相尊重各地的粤语人士,团结起来,粤语才能保护得更好,粤语文化才能再次发扬光大。  




后记  

     我热爱广州和广州话,也热爱南宁和南宁白话,其实二者是一棵树上的两片叶,是粤语语系的不同分支,同一文化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