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粤语 > 粤语档案

香港:窝打老亚皆老,知是何老

   2017-03-21  

在香港食已经几年了,渐渐习惯了街头的喧嚣、居室的逼仄,也习惯了恼人的温湿、迷漫的烟霞。但是,作为一个外来者,我终究感觉还没有开始融入“主流社会”的过程。这或许因为,我可能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不会扎锚生根;而每天的工作,又让我的思维仍然遵循内地的逻辑,让我使用的语言还是原来的模式。


于是,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用带点审视的眼光看待香港。不怎么看大的,倒常常注视它的一些细枝末节。于是,实际感受到了几个“难”:


首先当是“路难认”――要在香港认清方向、记住路名,实非易事!


香港的地形特殊,山岛耸峙、岸线曲折,700万人拥挤在1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而真正宜居的平地,包括“侵略”海洋挤占的人造地,也往往零散地分布在全港各地,只在九龙半岛和港岛北半部,连绵成大片;其它的,形状上就是千奇百怪。如此一来,道路的延展就不可能那么中规中矩、整齐划一。至于连接半山或山顶的道路,则更是东拐西绕,如蛇行蚓走。


道路似随心所欲,则认路就十分麻烦,你以为在笔直向东走,其实它却弯到相差几十度的北面去了。我上班的公司在铜锣湾附近,“收工”后常常无所事事地到那里逛逛。开始时,总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感觉是走回了刚才走过的街口――从起点又回到了起点。好在本来就是逛店闲走,也不会觉得走了多少冤枉路。


有人说,坐公交巴士多了,路自然认得就多。这条经验,在香港又不怎么适用。除了道路曲折之外,因为立交、单行等原因,汽车常常必须弯来绕去,才能向着你要去的大方向驶去,才能到达你想下车的地方,而在这七拐八绕之中,你早已辩不清东西南北――反正到也到了,还去管哪个方向干什么!


方向难认之外,就是路名难记。香港的很多路名,是按广东话发音音译的外国人的名字,看字面常常不知所云,自然只好硬记,没办法偷懒、用什么联想记忆法。轩尼诗道,或者因为与一种洋酒同名、或者因为是一位旧港督的名字、或者因为有“轩”有“诗”(辛稼轩的诗词?),更或者因为它罕见的长,还能方便地记住。而窝打老道,除非你想出“在窝里面打一个老道士”这样的话,才能避免一个字一个字去记住它。


当然,如果你熟悉香港的历史,知道这里的掌故和人物,要记住诸如德辅、告士打、高士威、弥敦、亚皆老(亚洲都是老人?)之类的奇怪路名,恐怕也不怎么难。不过,对大多数从内地来到香港的人来说,它们跟长安街、中山路、南京路、延安路等等名字比起来,总显得很另类,跟外语一样(其实就是外语)。


不仅是路名异样,香港因为人口密度奇高,地域狭窄,闹市区的小路、短路还特别多,而且每一条都有自己的名字。它们像密集的毛细血管,在一条条主干道之间,在一幢幢楼房之间,沟通联络,迎纳着超密的人流。几年间,我在铜锣湾一带不知逛了多少回,这个道那个街,差不多都曾经走过,但真正记得住名的,大概一半都不到。只要双脚能把我带到那里,又何必事事追求心知肚明?


话又说回来,在香港不辩方向、不记路名,对你在那里生活或者旅游、购物,并没有什么妨碍。那里,标志性的东西太多,而地铁和巴士又太过便捷――你只要知道要去的地方靠近湾仔、中环还是尖沙咀、旺角或是其它什么地域,它们都能方便地把你送到那里。